长野柒

对不起,退lof了

魔道祖师

和男朋友的同居生活#
短篇#

蓝忘机 魏无羡

“蓝二,你看到我头绳了吗”魏无羡扎好了头发却找不到固定的头绳,一只手把头发稳住,另一只手在床上摸索着。

“柜子上”蓝忘机看着手中的书头也不抬的回答。

“还真是”魏无羡绑好头发坐在蓝忘机对面。

“蓝二,你怎么知道放哪的”魏无羡撑着头,摆弄着手里的书。

“因为关于你”

魏无羡奖励蓝忘机一个亲亲。

金凌 蓝思追

蓝思追大晚上被冻醒,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皱着眉看着金凌把所有的被子抢去,试图扯回被子,金凌不耐烦的翻了个身,被子被压的更多了。

“没办法了”蓝思追从沙发上拿来了小被子,盖不住脚只好缩成一团。

第二天,金凌看到蓝思追打着哈欠,就问:“昨天睡得不好吗”

蓝思追看着金凌小心翼翼的眼神,把手搭在他肩上说,“哪有,睡得可舒服了”

然后每天床边必备小被子。

薛洋 晓星尘

“道长,你说我刚刚唱的好听吗”薛洋带着期待的小眼神望着晓星尘。

“好听好听”晓星尘配合的拍拍小手,转过身偷偷把耳中的棉花取下。

以前不知道薛洋一开心就唱歌啊,而且还唱的惊天动地。这是他今晚的第十首了。

“阿洋,今天什么喜事啊”晓星尘怕薛洋伤喉咙,拿了一杯温水过来。

“没有啊,每天能看到道长我超开心的”

然后又开始飙歌。

晓星尘觉得堵住他嘴就可以了,偶尔牺牲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

“阿洋别唱了,过来睡觉吧。”

晚安~


魔道祖师

薛洋把晓星尘拥在胸前,紧紧握住他的手。

向他撒娇,伸手要糖。

“你猜猜这糖,甜不甜”薛洋把糖含在嘴里,含含糊糊的问晓星尘。

晓星尘重新拿了一颗,正准备拆开包装。

“别浪费”薛洋直接堵住晓星尘的嘴。

过了一会松开,“怎么样,甜吧。”薛洋舔了舔嘴角。

晓星尘的耳边泛红,硬生生把糖吞了下去,差点被呛到

“你傻啊你。”薛洋轻拍了几下晓星尘的背。

“咳咳,还不是怪你”晓星尘一把推开了薛洋。

这一推把薛洋推醒了。

左顾右盼,最后才发现,

你已经不在了。

让我念念不忘,让我在醒时梦中都怀带着这悲哀的苦痛。

                                
                                                                                                      我的辣鸡洋。

「魔道祖师」薛洋*晓星尘 来世

从前,有一个邮递员

他总是在送信的时候送上糖果

因为他从小到大都特别喜欢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所以他就每天都带着一堆糖果,

看到收信的人

就送给他一个

收到喜悦的信他会送一颗糖祝福

收到不幸的信他会送一颗糖安慰

之后人们把送糖当作他的标志

他也只好在出门前,带多一点糖

送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摸了摸口袋

糖没了??!!

这就尴尬了

对方是个小女孩,眼睛睁着大大的

发出闪亮的光芒

“那个,哥哥这次没带够下次给你两个好不好”他和小女孩商量着

一个男生从旁边递过来一颗糖

“给你”

小女孩欢喜的收下了

“谢谢啊”他对那个男生说

“不客气,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给别人糖呢”

“喜欢,感觉像上辈子没吃过糖一样”

他抬起头才注意到这个男生的颜值真高啊

眉目清秀,少年之时

“那这颗糖给你好了,我本来想留给自己的”

少年从口袋中拿出一颗黑色的糖

“巧克力味”

他看着手里的糖,有些恍惚

他起身离开

第二天,回到邮局

被告知他要带一个新人

“前辈,请多多指教了”一个少年露出好看的笑容说道

“我之前是不是认识你”

“大概上辈子吧”

“或许吧”

工作时,两人都带着糖

只是做法不同

他总是给收信人

而那位少年

总是跟在他后面

“前辈,吃糖吗”

“前辈,来颗糖吧”


#魔道祖师#晓星尘/薛洋


长街繁华,车水龙马。

一道纤秀白色道袍的身影出现在众人之中

不少貌美年轻的女孩频频回头

这名男子身边有一位瞎子和一个... ...嗯,流氓。大瞎子带这个小瞎子,还有个跛子,这个组合确实惹人注目。

“道长,是我的,挡住你们不让你们看”阿青挽着晓星尘,嘟嘟囔囔的说。

“阿青,是想要什么吗”街闹声盖住了阿青的声音。晓星尘没有听清她讲什么,揉了揉阿青的头发,想到世间的繁华,自己的眼睛却看不见,神色不由的暗淡。

阿青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晓星尘就被薛洋拉到一旁。

“坏人,你干嘛拉走道长哥哥“阿青不满薛洋的动作,冲着薛洋吼。

薛洋挑着眉,看着阿青,仿佛早就知道她是装瞎的。

阿青也气红了脸,但知自己说不过他,只好一路闷着头踢着小石子走,一边走一边小声嘀咕。

后面的两人也在轻谈

“道长,道长。”

“恩?”晓星尘停下来沿着声源看去。

“我想起今天的糖,你没有给我。”

薛洋站在离晓星尘不到几厘米的地方,一抬头就看见晓星尘的脸。

“哎,我家道长怎么这么好看呢”薛洋嘴角弯起一道弧度心里暗暗的想,但想起街上阿青说的话,晓星尘没听见。

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有时候真的想把道长锁在家离不让他出去。

晓星尘记得今天早上给过了

但还是从袖子中掏出一袋糖,在手心中倒了一颗,然后递到薛洋面前。

“我要你喂我。“薛洋看着晓星尘的耳根慢慢泛红,突然觉得这样好好玩。便在晓星尘耳边重说了一遍“道长,我要你喂我”

走在前面阿青,意识自己走太快,后面的人已经落下一大段距离,朝着他们大喊“快点!”

晓星尘快速的将糖塞在薛洋嘴里,然后快步走向前。

薛洋还没有反应过来,嘴里一甜,不由的舔了舔嘴角,眼里染上一层笑意。

都怪这夜色太撩人,入目无他人,四方皆是你。

哪怕有一天他会知道真相,但那又如何。
只是没想过这天的到来,会那么快。

“好玩儿吗?”
“好玩。怎么不好玩。”薛洋从地上捡起苹果咬一口,慢吞吞咽下去了才说话。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呵,恶心吗,无所谓了

“饶了我吧。”晓星尘痛苦地呜咽

他这样子真让人心疼,薛洋的内心抵抗这样的结局

杀了他,你不是最讨厌他了吗。内心另一个声音响起。

不,不是这样的

当他亲眼看着晓星尘死在自己眼前

又是一番什么心态呢

“晓星尘,你再不起来,我要让宋岚去杀人了。整座义城的人我全都会杀光,全都做成活尸,你不管真的可以吗?我还要把阿箐那个小瞎子活活掐死,曝尸荒野,让野狗啃她,啃得稀巴烂。”

晓星尘你不是一向正义吗,你醒过来阻止我啊,你醒过来啊!!

薛洋最后像疯子般碎碎念“锁灵囊,锁灵囊。对了,锁灵囊,我需要一只锁灵囊,锁灵囊……”

薛洋不是没了糖就不行

你要看谁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