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訦

记得催更 wx:13528687789

<魔道祖师>#我的监考老师#来自模一的灵感

#魔道祖师#作为你的监考老师

蓝忘机

敲了敲桌子,开始发卷,过程中没有多说一句。

学生们也安分守己

蓝忘机端正的坐在讲台上面,手里拿着本正雅集

众人埋头,奋笔疾书,结果中途魏无羡从后门出现打破了这个气氛

“金凌,这题这题,你错了”魏无羡站在金凌后面指着一道题说

蓝忘机抖了抖嘴角,内心:媳妇,考试呢

但没有说什么,而是示意他坐到自己身边。

学生们苦含狗粮直到考试结束。

魏无羡

吊儿郎当的坐姿,嘴里叼着棒棒糖,不停的看手中的表

心想:“蓝湛在隔壁班监考的怎么样呢”

如坐针毡般起身走到隔壁教室

学生内心:“走了?不监考了?happy”就当学生欢呼的时候

温宁从门口走了进来

“……鬼将军”某同学吓到手中的笔掉了

温宁轻了轻嗓子“别紧张,大家加油”还做了个打call的手势

同学们一听干劲来了,下笔如有神。

当温宁在人群中看到蓝思追,嘴边提起微笑

让台下偷看的怀春少女怦然心动。

“‘陪你’真是相当温柔的一个词汇,让人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


江澄

“考试开始,别让我发现谁有小动作”江澄身穿紫衣,轻抚摸着手里的紫电,细眉杏目中透露出冷意,身形高傲的望着众生

唯独看见你,眼神稍微闪躲

在考试过程中你时不时抬头偷看他几眼

离考试还有五分钟,你清闲的转笔盯着窗,因为在窗上呈现出江澄

他从讲台上走下来,撇了你试卷一眼

开口说:“检查自己考生信息是否填涂错误”

你查看自己考号,发现把一涂到零上了

考完试后,你想和他说声谢谢

“那个,老师……”你收好试卷交给他时

他抬头望着你说“不如下次光明正大看我”

接着拿起试卷走出教室,你思考这这句话,猛得反应过来

追上他的脚步,实际上他已经放慢脚步等你了

你作文最后一句话写着:“你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能让我灰暗的心再次明亮起来。”

【王者同人文】信白

#信白#
#王者荣耀同人#
#很久以前写的 改了一点

哎李白又忘带手机,正准备出门送手机

“DABO”(提示音——)

“李白哥哥... ...”妲己发来一条信息

韩信学着李白的语气回了一句

“李白哥哥第一次回我,我好开心啊,李白哥哥你知道吗,妲己心里一直喜欢你... ...”

韩信还没看完就把妲己拉黑了

“啧”

拿着手机下楼

刚到楼下,李白就喘着气跑过来,看到韩信手里的手机

李白“哎??你怎么不早点说送来,我就不用跑回家了”双手插着腰,脸色有点潮红,在一旁埋怨

韩信把手机递给李白,李白伸手拿手机顺势被韩信拽到怀里

“唔,你在干什么,这是在楼下”李白越是想要挣脱开韩信就抱的越紧

“今晚大闸蟹”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行,先放开我”李白抓住机会挣脱开了,急急忙忙跑回公司

办公室

“大闸蟹... ...大闸蟹”

“李白你是饿疯了吗,一直念大闸蟹”诸葛听着李白在旁边絮絮叨叨忍不住出声

“诸葛啊,韩信刚刚突然和我说要吃大闸蟹,可我越想越不对”

诸葛从电脑前移过视线,“大闸蟹?”过了一会,诸葛终于明白韩信的意思了

“小白啊,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到韩信了”

“嗯?没有啊,刚刚韩信还打算给我送手机呢”

“奇怪”诸葛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你吃过大闸蟹吗?”

“没有”

“你知道大闸蟹习惯沾醋吃吗”

李白没反应过来“... ....无端端吃什么醋”

“李白哥哥你为什么要把人家拉黑”妲己拿着手机过来兴师问罪

“没有啊,”李白一脸冤枉

“小兄弟,明天你要请假咯”诸葛转着椅子回到自己电脑前,伸了伸懒腰说道

回到家后

韩信在厨房做饭,李白拿着刚刚从服装店买到东西,一言不发的回到房间里去 韩信便以为他在闹变扭

做完饭后

叩叩叩

“夫人,为夫今天早上是太过了,为了补偿你,我做了一桌你爱吃的菜”

“哼,不是说吃大闸蟹吗,醋坛子”李白穿着网上说的处男杀手露背毛衣,打开门对韩信说

“突然不想吃大闸蟹了,我想...吃你”看到李白露出香肩站在面前,韩信脱口而出

李白再一次被韩信拉到怀中,感觉身下有什么东西顶着,还用手去推开

“夫人,你这是在玩火”韩信一把抱起李白走到床上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李白越说脸越红

“不是故意就是有意的咯”最后一声带有挑逗,韩信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后面,整件衣服被解开丢在一旁

“不好看吗……这个衣服”李白咬着下唇,脸色泛红问着韩信

“只是有点碍事,以后在家都这么穿给我看”

李白无力的低喘,想伸手去拉开后背乱摸的手
脱去碍事的衣服

韩信从性感的嘴唇,慢慢往下移,到白皙的脖子轻咬了几口,转战到胸口

“啊. . . .”李白扭动的自己的下身,想摆脱那奇怪的感觉

最后李白浑身变的软绵绵无力反抗,任由韩信在下身翻山倒海

暗色的月光照进房间,韩信把李白从浴室清洗出来放在干净的床上

这一夜甚是美好
第二天不出所言,诸葛不愧是诸葛

【魔道祖师】#周末#忘羡#甜

第一周放学

“蓝湛,你看夜色这么晚了,我来帮你洗漱睡觉吧”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在帮蓝启仁查看寒假作业十分无聊的说

边说还边上手,趁蓝忘机不注意,已经把带子解开了

蓝忘机停下手中批改的笔,嘴角带着笑意从作业堆中抬起头

原先压住书本的手,已经环住魏无羡的腰,拉到自己怀里,亲了几口以示安慰

“你先睡”

魏无羡在蓝忘机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睛“好吧”

蓝忘机帮魏无羡把额前的头发缕到耳后,然后加快速度批改

“呼”蓝忘机稍微放松一下脖子,但另一个手始终保持的动作

低头看着沉睡的魏无羡,蓝忘机平稳的抱住去了隔壁床

“晚安”蓝忘机轻吻魏无羡额头

两人相拥入睡

第二天

蓝忘机有定时起床的功能,但由于魏无羡睡觉会压着蓝忘机

所以蓝忘机醒了也不动

魏无羡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看到蓝忘机还闭着眼,以为还没起

“每天醒来能看到你真好啊”魏无羡数着蓝忘机的睫毛

谁知蓝忘机睁开双眼笑道,“我也是”

“不睡多一会吗”魏无羡被发现后躲在被子里
只露出双眼

“某人昨天说帮我洗漱睡觉的,现在接着吧”蓝忘机翻身把魏无羡压在身下

“现在是早上啊”

“那又何妨”

“可以吗”蓝忘机低沉的声音在魏无羡耳边响起

“太犯规了你,别问啊”魏无羡对蓝忘机的声音毫无免疫力

一早运动,整天精神抖擞

对吧

续更#诉说 【魔道祖师】

#上文看记录
#金光瑶#蓝曦臣
#诉说
#更

从未忘却初遇,回眸一眼心动。

“还愣着干嘛,把我晾在一旁吗”金光瑶靠在门边,不满的说

“啊?啊,进来吧”蓝曦臣让出位置,在一旁打量这个人。

“和阿瑶真像啊”蓝曦臣托腮

“什么像,我就是啊”金光瑶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金光瑶环绕着书房,在角落处发现了几坛喝过的酒

目光停留一会就移向别处

“你每天都有来打扫啊”

蓝曦臣不敢对视他的眼睛看着外面说“这里风景不错”

“当然,这里可以看见你们蓝家,我专门选的”金光瑶不以为然的说

这句话说出来,让人浮想联翩

蓝曦臣转过头反问“是吗,阿瑶”

阿瑶起身把蓝曦臣拉到自己身边

让他直视自己眼睛

“二哥,是真的”

蓝曦臣也是随口应声,没想到金光瑶这么认真的回答,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罢了不寻你玩笑”金光瑶走向角落,找到一坛梨花香

“二哥陪我喝一会吧”金光瑶晃了晃手中的酒

“好吧”两人相对而坐

几杯饮下后,蓝家人不胜酒力,蓝曦臣红晕了脸

金光瑶轻唤几声“二哥”

蓝曦臣醉熏熏地点头“嗯……嗯”

金光瑶抚摸上蓝曦臣的脸,眼神里让人看不出的神思

指间从脸上滑到喉结,蓝曦臣的喉结滚动几下

金光瑶立刻收回了手“真是引人犯罪”

蓝曦臣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差点从椅子上倒下了

金光瑶眼疾手快的扶住了蓝曦臣的腰

蓝曦臣顺势挽上金光瑶的脖子,在金光瑶耳边吹着气

“阿瑶,我好想你”

金光瑶瞬红了脸“真惹人犯罪”

起身把蓝曦臣把到书房的卧铺上

“看完了吧,该走了”我对金光瑶说

“再等一会,叶琛”他挥一挥手

“二哥,这回我是真的要走了”金光瑶盯着蓝曦臣的嘴唇,微红带点光泽

金光瑶犹豫了一会,忍不住亲下去

过后,金光瑶走出门招手道“好了,走吧,叶琛”

“不遗憾吗?”

“足够了”

蓝曦臣被隔日醒后,头开始发痛

“阿瑶?”蓝曦臣观望四周

留意到桌面上的纸条

蓝曦臣一下楞在原地

纸条写道

从你那里汲取到的热量足以支撑我燃烧完一生。 ​​​

【魔道祖师】忘羡

最近总是做一个梦

梦里的我漂浮不定 站在霓虹闪烁的街头

看着来往的人

迷茫的不知去向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没有人看的到我

我不知道去向何方

但总有个人在我旁奏琴

说是凑巧 我出现的地方 都有这个琴声

是谁在奏琴

为什么他总是叹息

为什么他还念叨着一个名字

魏婴 魏婴

顿醒

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伤心难过了

只一个劲的不停的哭

醒来时候还好你在身旁

轻唤一声“蓝湛”

“我在”

#魔道祖师#

【忘羡】

刚开学那天,蓝忘机要在开学典礼上发表演讲

魏无羡也跟着混进去了

“蓝湛,蓝湛,你们蓝家弟子都好好看啊”

魏无羡放大双眼望去

蓝忘机一把抱住在怀里

亲了几口,咬耳朵说

“你说谁好看,嗯?”最后的轻调

苏得魏无羡脸潮通红

“你最好看”

「魔道祖师」薛洋*晓星尘 来世

从前,有一个邮递员

他总是在送信的时候送上糖果

因为他从小到大都特别喜欢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所以他就每天都带着一堆糖果,

看到收信的人

就送给他一个

收到喜悦的信他会送一颗糖祝福

收到不幸的信他会送一颗糖安慰

之后人们把送糖当作他的标志

他也只好在出门前,带多一点糖

送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摸了摸口袋

糖没了??!!

这就尴尬了

对方是个小女孩,眼睛睁着大大的

发出闪亮的光芒

“那个,哥哥这次没带够下次给你两个好不好”他和小女孩商量着

一个男生从旁边递过来一颗糖

“给你”

小女孩欢喜的收下了

“谢谢啊”他对那个男生说

“不客气,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给别人糖呢”

“喜欢,感觉像上辈子没吃过糖一样”

他抬起头才注意到这个男生的颜值真高啊

眉目清秀,少年之时

“那这颗糖给你好了,我本来想留给自己的”

少年从口袋中拿出一颗黑色的糖

“巧克力味”

他看着手里的糖,有些恍惚

他起身离开

第二天,回到邮局

被告知他要带一个新人

“前辈,请多多指教了”一个少年露出好看的笑容说道

“我之前是不是认识你”

“大概上辈子吧”

“或许吧”

工作时,两人都带着糖

只是做法不同

他总是给收信人

而那位少年

总是跟在他后面

“前辈,吃糖吗”

“前辈,来颗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