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野柒

这辈子就这样。

【朝俞】 给你宇宙(一)

柒染:

#七夕贺文
#ooc一点点,不加盐
#时间线为大二
#地址和车程编的,绝对是编的!(你还有理了)
#设个贺朝情敌方能增进感情

转眼间,两人已从东西楼大佬变为了清华双杰,谢俞念旧,总是在心中默默感叹。甚至有些……怀念。
贺朝作为二十四孝好男友,自然看出了谢俞这几乎不外露的心思。当即在高中同学群里喊话聚会。

QQ

贺朝:高中毕业后就没聚会,聚聚?
许晴晴:好啊好啊!
刘存浩:我作为班长居然忘了……
万达:在哪聚?
贺朝:二中附近的立阳街?
万达:行,朝哥说什么都对。
刘存浩:达子你这马屁拍的……
徐静:什么时候去?
贺朝:今天吧,现在才八点。
罗文强:刺激,正好过几天就开学了,我要好好浪。
谢俞:嗯。

“小朋友,走吧?”贺朝拉过谢俞的手,把手指插/进他的指缝。
谢俞没答,却勾了勾手指把贺朝的手攥紧了些。

从两人住处到立阳街距离不是很远,坐车大约一小时就能到。
谢俞一如既往的挑了最后一排的角落坐下。贺朝在他左边坐下。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松手。
谢小朋友没多久就睡着了。
贺·模范男友·朝 怕谢俞不舒服,长臂一伸把谢俞揽到了怀里,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睡吧。”
声音和动作都十分轻柔,仿佛他抱着的是一件易碎珍品。
仿佛弹指一挥间,就到了立阳街。贺朝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快,他还没欣赏够小朋友软软糯糯的睡颜。
“小朋友,醒醒,到了。”贺朝顺势吻了吻谢俞的耳垂。
“哥……?”刚睡醒的谢小朋友像一个软软的棉花糖。贺朝觉得自己又……勃了。
“到了,走吧。”贺朝勉强压下欲火。
“嗯。”谢俞有些摇晃的站起来,捏了捏贺朝修长的手,拉着他下车。
贺朝:我家小朋友……太tm可爱了吧!!!
鼻腔一热,回应了他的想法。
“……槽。”

朝俞两人是最后到的,被刘存浩调侃道:“果然大佬都是最后到的。”
朝&俞:“……”

三十几号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个午饭,在许晴晴的提议下玩起了经久不衰的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轮就抽到了谢俞。
以前和谢俞玩游戏总是吐槽“游戏体验极差”的许晴晴感叹风水轮流转,开心的想旋转爆炸。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晴哥八卦时间到!谈恋爱了吗?”
“谈了。”
“哦~~~”三班人开始了起哄,一如当初。

第二个“幸运儿”贺朝。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面无表情的谢小朋友问。
“要玩就玩刺激的,大冒险!”
“拜托拜托!让我来!”许晴晴可怜巴巴的道。
“嗯。”反正谢俞也没想好。
“亲一下在场的一个男生!”
“哇~~~”
刘存浩:“这次玩的大,不过我喜欢!”
贺朝当机立断的左转,面对他的小朋友。
“可以吗?”您的好友 贺·明知故问·朝 已上线。
“……嗯。”
这次的亲吻不同以往,只是一个淡淡的,包含爱意却又蜻蜓点水般的吻。
“哦-----”
罗文强:“这算承认关系吗??!”
许晴晴:“算吧!”
万达:“我的天吹爆!”
“好了好了,继续吧。”贺朝吻完后满面春风。

这次转到的是三班以前默默无闻的女生,成绩中游,长相一般,胆小怯弱,导致毕业了谢俞也没记住她叫什么。

“额……”贺朝显然也忘了这位同学的名字,一时有点尴尬。
“可以叫我小、小时。”
“啊小时同学啊,那个……”贺朝高中是并未和她说过话,向许晴晴透出求助的目光。
“额那个,小时啊,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真心话。”
“在场的几位男生中有你喜欢的人吗?”
“有。”
由于三班没几个人和她讲过几句话,起哄也不好起。
“下一个下一个!”许晴晴缓解道。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罗文强成为下一位幸运观众

“真心、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
“我来我来!”万达道,“高中时得到的最劲爆的新闻!”
“额……朝哥和俞哥给给的?”
“哇塞,现在听到莫名有种坐实的感觉。”



游戏在或欢快或尴尬的气氛中度过。


“我们去唱k吧!”
“好啊!”
“臣附议!”

在许晴晴的提议下,终于开始了聚会必不可少的唱k环节。

“我、我想先来。”小时说。
音乐缓缓露出,是一首《靠近一点点》。
一曲罢,小时红着脸道:“谢俞,我喜欢你!”

贺朝:“……”
谢俞:“……”
许晴晴:“……”
徐静:“……”
万达:“……”
罗文强:“……”
刘存浩:“……”

“我脱单了。”
时礼愣了愣。
“我男朋友,贺朝。”
万达:“终于公开了啊啊!可以把独家专访给我吗?”
罗文强:“孩儿们你们终于承认了啊呜呜~”
刘存浩:“我们仨当初帮你俩瞒的辛苦啊呜呜呜~”
许晴晴:“我c,老娘的少女心!”
徐静:“好浪漫啊。”

台上的时礼进退维谷。

“我和老谢……来一首?”
“好!”真·三班其余同学·凑热闹不嫌事大

贺朝牵过谢俞的手,笑的灿烂:“唱什么?”
“《给你宇宙》。”

Like a star ,远远把我照亮。

朝俞 关于吵架

柒染:



#系列文
#滴!滴!欧欧西预警
#贺文(给一个很奇葩的东西)
#有一点bug
#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专注发糖


一大早,贺朝便拉着行李箱去了公司。
“怎、怎么了老板?”秘书小刘战战兢兢的问。
“吵架了。”
“啊?”印象中老板和他的男朋友谢俞两人好的不得了,上次吵架还是在三个月之前,吵了两个小时就和好了。不过这次看来好像严重很多。
“哦……”由于“别人家事不多问”的职场生存法则,小刘很识相的没问。
却不料贺朝主动和她抱怨:“昨天有个饭局,我就没回家陪他吃饭,晚上不到9点就回家了。他为什么回去后就对我爱答不理的?”
昨天……好像是这个祖宗的生日……
小刘默默想到。
昨天一整天贺朝都很忙,谢俞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没有进行什么撒娇卖萌耍赖的手段让贺朝陪他。从小刘这看了看贺朝一天的行程,然后订了个蛋糕,给贺朝发了个微信让他晚上六点之前回家。然后……然后贺朝光荣的把手机落在了会议室,临时接了个饭局。再然后……看来直接到了扫地出门。
“贺总,昨天……是您的生日……”
“哦,对啊!”贺朝从椅子上弹起来坐正,一拍脑门:“我忘了!难道小朋友给我准备礼物了?”反应过来的贺朝一脸生无可恋。
昨天回家后,谢俞锁了卧室门,任他怎么敲门认错就是不给开。最后来了一句:“跪榴莲和分手,你选。”
贺朝当时也有些生气,从更衣室拿了几件衣服塞到行李箱里就去睡宾馆了。
现在想来只想呼自己几巴掌。
贺朝夫斯基不淡定了,一点没有身为老板的自觉的翘了班,开车回家。
回家开门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指纹还能开,就是说小朋友气消了没删他指纹?
贺·戏精·朝开心的想原地飞升。
开门后,家里空无一人。
不正常,很不正常。
今天是周六,谢俞不值班。
太不正常了。
贺朝强迫自己淡定下来,给谢俞打了好几个电话。
“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贺朝完全不淡定了。
“喂,您好,是梅姨吗?我是贺朝,那个,谢俞在不在你家啊?”意思不过是:谢俞在不在黑水街?
“不在啊。你俩怎么了?闹矛盾了?”
“啊没有没有,那个……他说要去给您买礼物呢,也不知道现在去哪了。哎,看见了看见了!”
“谢俞那小子,哈哈。”梅姨豪爽的道。
“那行,梅姨我们今天还有点事,礼物改天给你啊,拜拜。”
挂了电话,贺朝当机两秒钟,又给顾女士打了电话。
“喂,妈……”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女士火急火燎的打断了。
“小朝啊?我正想给你打呢!小俞他刚刚突然回来了,一句话也不说就到卧室去了,还把门锁了。你们是不是……有事?”
“妈你别担心,就是,就是……”
“小朝,你是不是折腾他了?他脾气不大好,你可千万别生气啊,真是的,折腾一下就来了……太不让人省心了……”
“……”
贺朝觉得有点上年龄的顾女士可能误解了什么。
不过知道了小朋友的踪迹后,贺朝便一路飙车去往钟家。

钟家

“呵,和你男朋友吵架了?”钟杰冷笑着与谢俞对持。
“关你屁事。”谢俞现在有些后悔,正暴躁着,钟杰还往他枪口上撞,差点就一拳头上去了。
“来给你秀秀我和我男朋友的恩爱。”钟杰说着打开了手机相册,从里面调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沈腰潘鬓,眉眼见全是柔情的盯着右边的钟杰。
如果是别人,谢俞真的动手了,但照片上那个男人……是贺朝。
谢俞一时间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张照片是他们高三毕业的时候一个学妹偷拍的,当时没照上的、贺朝含情脉脉注视的人,就是他谢俞。
“看到了吗?现在最成功的企业家贺朝!认识吧?比你的小男友好了不知道多少呢。”
“嗯。”谢俞忍不住低下头笑了。
钟杰权当他是自卑了,继续夸贺朝,把贺朝夸成了个二十四孝好老公,说了五分钟,一个词都不带重复的。
谢俞忽然很想知道钟杰看到他口中的“你的小男友”
就是贺朝时的反应。

微信

--钟家。
--我错了小朋友(シ_ _)シ……我现在在门口,能给我开门不?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贺朝获得谢俞好感+100)

谢俞三步并两步走到门前,打开了大门。
“对不起。”贺朝冲上来抱住他。
“松手。”
“我错了。”贺朝乖乖松手,低头站着。
“过来。”谢俞伸出手,贺朝一下攥紧跟上。
谢俞把贺朝带到一脸懵逼的钟杰面前,用下巴指了指钟杰还没来得及关上的照片。
贺朝:“……”
“傻逼,”谢俞对着贺朝道,“怎么回事。”
贺朝也知道谢俞不过是想玩玩,但这……真的是道送命题。
“这……当初有个女生想让我扫码,我没让她扫,现在看来是个男生啊。”
一箭双雕。完美。
“噗。”谢俞没说什么,转身走向钟家大门。
“那个,妈呢?”
“有事出去了。”
“哦……谢俞,我回去就跪。跪什么都行,洗衣板键盘榴莲,跪方便面不准碎都行,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傻逼。”真不会安慰人。
谢俞想着,不禁笑了。
“原谅我了?”贺朝一把抱住谢俞。
“嗯。傻逼。”
“哎,傻逼听见了。”抱着谢俞的手紧了紧,“傻逼爱你。”

朝俞家

“小朋友,你到底为什么那么生气啊?”贺朝揉了揉躺在他腿上的谢俞柔软的发丝,问到。
“管你屁事。”小朋友把头往贺朝腹部埋了埋。
才不会和你说本来打算晚上做的时候穿女装。

魔道祖师

和男朋友的同居生活#
短篇#

蓝忘机 魏无羡

“蓝二,你看到我头绳了吗”魏无羡扎好了头发却找不到固定的头绳,一只手把头发稳住,另一只手在床上摸索着。

“柜子上”蓝忘机看着手中的书头也不抬的回答。

“还真是”魏无羡绑好头发坐在蓝忘机对面。

“蓝二,你怎么知道放哪的”魏无羡撑着头,摆弄着手里的书。

“因为关于你”

魏无羡奖励蓝忘机一个亲亲。

金凌 蓝思追

蓝思追大晚上被冻醒,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皱着眉看着金凌把所有的被子抢去,试图扯回被子,金凌不耐烦的翻了个身,被子被压的更多了。

“没办法了”蓝思追从沙发上拿来了小被子,盖不住脚只好缩成一团。

第二天,金凌看到蓝思追打着哈欠,就问:“昨天睡得不好吗”

蓝思追看着金凌小心翼翼的眼神,把手搭在他肩上说,“哪有,睡得可舒服了”

然后每天床边必备小被子。

薛洋 晓星尘

“道长,你说我刚刚唱的好听吗”薛洋带着期待的小眼神望着晓星尘。

“好听好听”晓星尘配合的拍拍小手,转过身偷偷把耳中的棉花取下。

以前不知道薛洋一开心就唱歌啊,而且还唱的惊天动地。这是他今晚的第十首了。

“阿洋,今天什么喜事啊”晓星尘怕薛洋伤喉咙,拿了一杯温水过来。

“没有啊,每天能看到道长我超开心的”

然后又开始飙歌。

晓星尘觉得堵住他嘴就可以了,偶尔牺牲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

“阿洋别唱了,过来睡觉吧。”

晚安~


魔道祖师

论蓝忘机和魏无羡的花样睡法

第一晚

入睡的时候,魏无羡喜欢抱着蓝忘机睡,睡着了以后就互相扯着被子,各睡各的。早上魏无羡醒来就发现蓝忘机都准备好早饭了,魏无羡用喑哑着声音说“抱抱”,蓝忘机把魏无羡揽入怀中,“要不要再眯一会”。

第二晚

魏无羡有个习惯爱裹被子,蓝忘机的被子总是抢去,有次醒来,蓝忘机看到魏无羡裹成粽子似的,魏无羡挣扎着,“蓝二哥哥救救我”。蓝忘机挑眉看着魏无羡扭来扭去,趁着魏无羡被困住的时候调戏了一会才帮忙解开。

第三晚

魏无羡喜欢枕着蓝忘机的手睡觉,可是睡久了查出了肩周炎,没办法蓝忘机只好拉着魏无羡的手睡,醒来,蓝忘机看着被握住的手,想要轻轻的抽出来,发现被抓的更紧了。

第四晚

蓝忘机和魏无羡都是面对面睡的。睡觉前互相说晚安,蓝忘机往往是先睡的那个,魏无羡无聊就观察自家男人的绝世美颜,直到困了才入睡。每天早上醒来就把魏无羡拉进怀里,亲亲咬咬抱抱,还会用沙哑的声音说早安。

忘羡夫夫日常小甜饼 发烧(下)

柒染:


#上篇走评论
#欧欧西预警
#现代paro
#自打广告 另有五篇 热烈欢迎戳主页♪٩(´ω`)و♪
#抱住可爱的小金凌就是一顿么么哒
#抱住可爱的傲娇舅舅就是一顿么么哒
江澄带着金凌提着大小包,黑着脸进了门。
“你可别误会,金凌这小子非要我和他来。”江澄一进门就说。
“啊好好好,不是你想来~”魏无羡一字一顿。
金凌内心os:我今天本来是要和蓝思追去写作业的啊我怎么不知道我想来看魏无羡我好懵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我是被我舅舅卖了吗……
“你发烧了?”
“嗯。你肿么知道?”
“金凌今天看了你直播。”
金凌内心os:我今天不是在上课吗一天的课都没上完就被舅舅揪来了还说我今天看了魏无羡的直播我怎么不知道……
“嗯嗯嗯~金凌看了我的直播~”魏无羡继续一字一顿。
“蓝忘机你怎么照顾的魏无羡?你要是照顾不好我……金凌想把魏无羡带回阿姐家住好几天了,你要是照顾不好我们江家照顾。”
金凌内心os:我什么时候想把魏无羡接回去住了我好方……
“江澄你这是说什么话?蓝湛可比你对我好多了!我要是在你家生病了恐怕你还要现场直播顺带发朋友圈庆祝。”
江澄:“……”
“天色尚晚,先吃晚饭。”蓝忘机伸手轻轻拢过魏无羡。
“哼。”江澄把拿来的吃的一一摆在桌子上。
“哇塞!全是我爱吃的!师妹你什么时候知道给你师兄买点好的了?”
“金凌买的。”
金凌:我怎么不知道我今天买了东西……
“嘿。”魏无羡坏笑一声,并没戳破。
晚饭吃的很和谐,当然如果忘羡两人一直在秀恩爱不算的话。
江澄:妈的死给。
金凌:蓝思追你在哪我忽然想写作业了。
吃过晚饭,蓝忘机以“魏无羡还在发烧要早休息”的名义把澄凌二人赶走了,当然他是不会一次说这么多字。
“嘿嘿,二哥哥,他们走了,我们是不是可以……”
“吃药。”蓝忘机难得打断魏无羡。
“不要!太苦了!羡羡不想吃嘛~”魏无羡撒娇道。
许久不见他撒娇,蓝忘机一时有些看呆。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放柔语气道:“发烧稍好,要吃。”
“哼!”魏无羡嘟起嘴,眼圈红红的,道:“二哥哥你就是不爱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说了除了天天外什么都不会拒绝我的!”
“你感冒未好,我担心。”蓝忘机把魏无羡圈在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
“好吧……我要二哥哥喂!那种的哦~”魏无羡狡黠的笑着道。
蓝忘机耳尖微微泛红,随后依了魏无羡,将药含下,一手扣住魏无羡的头,嘴吻上他的唇,将药一口口渡给了他。药喝完了,两人的唇却并未分开。
等魏无羡喘不过气,双爪推了推蓝忘机,两人才分开,嘴角拉出一道暧昧的银丝。
“二哥哥……你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魏无羡喘着气,脸颊发红的笑看蓝忘机。
“……”
“好好好我不问这个啦~”魏无羡嘿嘿笑着 在蓝忘机脸上亲了一口,“看在我今天病了的份上,这次天天我在上面吧?”
“……嗯。”
“二哥哥你同意了?!”这么久都没成功的反攻梦突然成真,魏无羡一时兴奋不已。
“嗯。”

天天现场o(*////▽////*)q……


“蓝湛……啊!轻点!啊~慢、慢些啊!二哥哥……什么?啊!好、好,夫君,夫君你慢些……”



今日份的天天是羡羡在上面,可读了那么多春宫的魏无羡显然是忘了“骑乘式”。

次日早。

“二哥哥……”依旧是有气无力的羡羡。
“嗯。”罪魁祸首手法娴熟的给羡羡揉腰ing……

魔道祖师

金光瑶/蓝曦臣 下雨天你和我最配

七八月的天气炎热多雨。

又是一场缠绵的雨。

蓝曦臣正好在外躲雨,遇到同时躲雨的金光瑶礼貌的笑了笑。

其实,金光瑶早就看到蓝曦臣,把带有伞的薛洋推走,“接你的晓星尘去”

然后故意在着有遮雨的地方等着他。

等蓝曦臣的身影越来越近时,金光瑶招了招手,“二哥,这么有缘啊”

“阿瑶,你也在这啊”蓝曦臣放下遮头顶的手,甩了甩手上袖子的水珠。

金光瑶从袖子中拿出手帕,伸手过去帮蓝曦臣擦脸,蓝曦臣向后退了退,自己接过手帕:“阿瑶,还是我自己来吧,不麻烦你”

金光瑶笑了笑把手帕递给他。

两人沉默中夹杂着雨声。

“二哥,你看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不如找个客栈休息一下”金光瑶看见蓝曦臣皱眉看着鞋边沾上了泥土。

不等蓝曦臣同意就拉进一家客栈。

“小二包间,顺便打一盆水进来” 金光瑶像是熟客一样吆喝着小二。

小二把他们领进一个包间,随后就有人拿着一盆水进来。

出去时顺带把门关好。

“二哥,把鞋擦擦”金光瑶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块布递给蓝曦臣。

蓝曦臣低头说了声“谢谢”,接过布蹲下擦拭着鞋边。

金光瑶看着他,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二哥”

“嗯?怎么了”蓝曦臣抬起头来,正好对上金光瑶的眼睛,蓝曦臣咽了咽口水。

“阿瑶,你退后一点”蓝曦臣耳根红了,把眼神错开。

金光瑶挪了挪位置,眼神里透露出了笑意。

打雷声响起。

金光瑶把蓝曦臣的耳朵捂住了,等雷打完后亲了一口蓝曦臣的脸颊。
蓝曦臣愣了愣神,布都掉在地上,舌头都打结了。“你,你……”

“怎么你不怕打雷的吗”金光瑶装作惊讶的样子,但眼神夹带着笑意。

蓝曦臣只好捡起布,放在一旁,洗了洗手。

殊不知耳根泛红暴露了他的内心想法。

金光瑶撑着头坐在凳子上,“二哥,你的衣袖湿了,要叫人烘干吗”手在茶杯口的周围徘徊。

蓝曦臣沉默了一会,修长的手脱下外衣,挂在窗边。

“不用了,放一晚就干了”

金光瑶滑动杯口的手停了下来,拿起来喝了一口,早已冰冷的水似乎有些烫喉咙。

“二哥,不如陪我喝会小酒”金光瑶倒了一杯放在蓝曦臣面前,自己则直接拿起酒壶喝。

蓝曦臣见状也不好推辞,眼睛一闭就喝了下去。

“桃花酿的香吗”金光瑶把蓝曦臣拉到自己怀里,蓝曦臣迷迷糊糊的点点头。

“香,不过没你香”蓝曦臣把手搭在金光瑶的肩上,另一只手夺过金光瑶手中的酒壶,往自己口中倒,“好酒”

金光瑶扶着他,怕他动来动。

“你把我的酒喝了,那我怎么办”金光瑶勾起唇角,一脸戏谑的看着坐在自己怀中的人。

金光瑶把蓝曦臣低下去的头抬起来,下一秒,蓝曦臣主动靠近,四目相对。

眼睛直勾勾的从他滚动的喉结描摩到起伏不止的胸膛。

红唇微启,金光瑶一只手托着他的后背,蓝曦臣泛红的皮肤呈现在眼前,此时金光瑶的呼吸明显急剧加快。

“二哥,我冷静一下”金光瑶把身子往后退了退。

蓝曦臣哼了一声,从金光瑶的身上起来,走到床边,拍了拍床铺说,“这里大”

说着说着就没声睡着了。

金光瑶愣了一会笑了笑,起身过去帮蓝曦臣把衣服理一理,鞋子脱了,摆好睡姿。

大字?不行蓝家人这样太不文雅。

平躺?不行我抱不到他。

摆来摆去的蓝曦臣醒了都不好意思睁开眼睛。

蓝曦臣实在是没办法只好一把抱住,“阿瑶,睡吧”

金光瑶也不动,就被蓝曦臣这样抱着。

感觉到蓝曦臣的呼吸平缓,心想应该是睡着了,头刚好碰到蓝曦臣的下巴,看不到二哥睡觉的绝世美颜了,金光瑶心里叹了一声。

想到今后要发生的事情,金光瑶闭上眼睛迷恋蓝曦臣的怀抱。

发自内心的一句。

“二哥,对不起”

蓝曦臣睫毛眨了眨,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也没有开口。

他欠了一句:“阿瑶晚安”










忘羡夫夫日常小甜饼 发烧(上)

柒染:


#现代pa 警察叽×主播羡
#打个广告推一下另外四篇文,热烈欢迎戳主页
#ooc预警
#专注发糖(ღ˘⌣˘ღ)

“二哥哥……”魏无羡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第一反应便是叫蓝忘机。
“嗯。怎么了?”蓝忘机见魏无羡眉毛紧皱,万年冰山脸也松动了些。
“头疼……”魏无羡往蓝忘机怀里窝了窝。
蓝忘机闻言,将修长白皙的手探像魏无羡额头,然后心疼的道:“发烧了。”
“我说怎么这么难受……二哥哥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摸摸蓝二这嫩豆腐。
“我打个电话。”这电话自然是打给蓝曦臣给蓝忘机自从雇了就从来没用过的私人医生。
“嗯……”魏无羡意识不清,只是紧紧抱住蓝忘机。
没一会医生就来了,给魏无羡量了个体温,便道:“魏先生只是发烧,按时服用这些药一天便基本可以好。”那医生从医药箱里拿出了盒一药,道,“一次一包,一天三次即可。”
“嗯。”蓝忘机接过药,颔首致谢。
那医生也不愿多留,迈着小短腿快步走了。
“二哥哥……”发烧的魏无羡头脑昏热,令声音都甜腻了许多。
“嗯,我在。先躺会,我去冲药。”蓝忘机给魏无羡盖好被子,起身冲药。
“哦……”
过了两分钟,等蓝忘机回来,看见的就是把脸埋到被子里的羡羡。
还真是可爱。
蓝忘机轻轻把魏无羡扶起来,靠着床头坐好,把枕头垫到他背后,把药拿到唇边试了试温度,便慢慢给魏无羡喂。
“二哥哥……苦……”魏无羡眯起眼,软软糯糯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哭腔。
“乖。”蓝忘机扶着魏无羡躺好,在额头上轻吻一下,有些心疼道,“再睡会。”
“要二哥哥抱着~”软糯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像撒娇。
“好。”蓝忘机刚躺好魏无羡便像八爪章鱼一样攀了上来。
没多久身边便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魏无羡才进入熟睡,蓝忘机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蓝队,我们现在有个案子拟完了,劳烦您来看看。”
“发电子版。”
“必须要您的签名。”
“……”
“这个案子很重要,关系到金氏前董事长金光瑶能否减刑。”
要不是蓝曦臣因为金光瑶的事闭关,他蓝忘机和魏无羡早就逍遥自在的去度蜜月了。
为了早日让兄长好起来。
“嗯。知道了。”
蓝忘机走后不到两个小时,魏无羡就醒了。
喝了药以后显然好了很多,变回了c天r地的状态。
于是,魏·不想安分·无·想搞事·羡 决定更个直播。
刚摸到手机,蓝忘机就回来了。
“刚好些,勿乱动。”把人儿小心翼翼的抱回床上,在额头上又印一吻。
“不要!”魏无羡笑嘻嘻的抱住蓝忘机,与他额头相抵,夏荷般的清香围绕着蓝忘机。
“乖。”
“我要吃红烧猪蹄!”
“不行,你现在在发烧。”
“好吧……”三岁的羡羡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继而道,“那喝藕粉!”
“好。我去了,别乱动。”
“好哒!保证完成任务!”魏无羡在蓝忘机脸上如蜻蜓点水般飞快的亲了一口。
蓝忘机耳尖微微泛红。
蓝忘机一走,魏无羡便开了直播。

“哈啰走尸们!好久不见!”

走尸队队长:老祖今天开直播了!!!
敲可爱的小走尸:前排围观。
高冷失:前排围观。

“我感冒了哦,不心疼一下吗~”

走尸队队长:心疼老祖。
敲可爱的小走尸:哇呜呜心疼疼
温暖的子儿:抱抱老祖,照顾好自己。

“不用,有人照顾~嘿嘿。”
走尸队队长:卧槽老祖脱单了??!

“嗯。羡慕不?”
肉肉肉肉肉:赌五包辣条有的是男朋友

“好吧这位走尸,你猜对了。”魏无羡狡黠的笑笑。
温暖的子儿:卧槽!腐女心爆炸
高冷失:第一次见子儿说脏话
温暖的子儿:因为我太tm兴奋了。

“有人照顾我感觉可好了~”
“魏婴,药好了。”
门外的人高挑干净,纤长白皙的手上端着一碗药。

高冷失:我去太好看了吧!!!
肉肉肉肉肉:卧槽!蓝队!
敲可爱的小走尸:楼上知情人?新萌求科普。
肉肉肉肉肉:那是蓝忘机!蓝队嗷嗷嗷!
温暖的子儿:卧槽刺激。
高冷失:子儿你是受了多大的刺激。

“嘿嘿~要二哥哥喂!”
“嗯。”
魏无羡站了起来,上半身消失在屏幕中,只剩下精瘦有型的腿。

蓝忘机把药一勺勺缓缓送到魏无羡嘴边。魏无羡张开嫣红的薄唇,一口口吃下药。
“好苦啊……”魏无羡嘟起嘴。
“嗯……”顿了顿,蓝忘机有些犹豫的开口道,“要不要中和?”
“噗哈哈!二哥哥你学坏了~”魏无羡一边说话一边靠近蓝忘机。
“嗯。”蓝忘机应了一声,一只手温柔的扣住魏无羡的后脑勺,对着那嫣红的唇吻了上去。
“唔……”魏无羡很快便投入了这个吻。

高冷失:所以我们今天是来吃狗粮的吗?
敲可爱的小走尸:所以老祖今天是来秀恩爱的吗?
蓝队的迷妹妹:我是来看蓝队谈恋爱的。
温暖的子儿:我听见了什么……
高冷失:老祖的呻吟声?
蓝队的迷妹妹:我c刺激。
走尸队队长:我去,老祖居然是受emm?
敲可爱的小走尸:恶魔妈妈买面膜……

等魏无羡再回到屏幕前时,嘴唇红肿。道:“走尸们再见了,本老祖还有正事要干~”
高冷失:我c刺激刺激
蓝队的迷妹妹:我滴个妈呀,太刺激了……

“二哥哥,你都跟我学坏了~”
“……嗯。”
随后蜻蜓点水般在额头上一吻,道:“先吃晚饭,随后吃药。”
“好哒啦~”然后顺势伸长胳膊圈住蓝忘机的脖子,搂过来又是“吧唧”一口。
“方才江澄说金凌要来看你。”蓝忘机俯下身,清冽的檀香毫不吝啬的外露。
“哈哈哈哈哈哈,那小子是自己想来吧!他从小就这……”
看蓝忘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魏无羡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不再说下去。
还真是个醋包。

魔道祖师

  忘羡

深夜。

魏无羡和蓝忘机在床上夜谈。

“蓝二,你是要这个可爱的羡三岁呢,还是霸气的夷陵老祖呢,还是这个丑丑的羡羡呢”

魏无羡做出不同的表情指了指自己。

蓝忘机无奈笑了笑,摸着魏无羡的脑袋“不都是你吗,我喜欢这样傻傻的你”

魏无羡转身把蓝忘机压在身下语带笑意,“说谁傻呢”

蓝忘机用手环住魏无羡,把他往自己身上压,低音炮轰炸魏无羡:“你是要我呢,还是要我呢,还是……要我呢”

蓝忘机深邃的眸子闪动着光芒,薄唇扯起一抹略带邪气的笑意。

魏无羡的领口大敞,羞红瞬间漫上白嫩的脸,红唇微张。

火热的掌心轻抚过魏无羡微凉的身体,不轻不重地按压,停留在细滑的腰腹。眼睛紧盯着魏无羡因害羞红爆的小脸,接着调戏魏无羡的身体。

蓝忘机的脸上浮上一抹柔情,吻住魏无羡微张的红唇,没有深入,如蜻蜓点水般,魏无羡不自觉的闭上双眼,想要更多深入。

被放开口唇的魏无羡喘着气。

反身把魏无羡压在身下,硕大的手掌把魏无羡的双腕压在头顶上。

“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彼此”



猫爷看着刚刚出生不久的狗娃充满好奇,在它旁边跳来跳去。“妈,这玩意能玩吗”

我一掌拍过去。

狗娃歪着头听不懂猫爷讲什么,以为是示好舔了舔猫爷的脸。

“我他喵刚刚洗好的脸”猫爷暴躁的擦了擦满脸的口水。

吓得狗娃往后缩了缩。

猫叹了口气,颇为无奈,“我又不吃你,躲什么躲”

然后狗娃试探性的摸了摸猫爷的脑袋,哎毛绒绒的,摸上瘾了。

猫少年惆怅地看着天花板,“唉我等你长大”

几个月之后。

“从我身上下来,狗娃子。”猫爷脾气依旧爆炸。

“我不,是谁说要等我长大的,我现在分分钟长大给你看。”狗子一脸邪笑把猫爷压在身下。

“我数三秒我要反攻,三 二.....”猫爷威胁道。

“一”狗子帮他把后面的数都数了。

“乖”狗子给猫爷顺了顺毛,“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等会就知道能不能反攻了。”

完事后,猫爷舒舒服服的趴在那里享受狗子的按摩。

内心想法:当受好像还可以╮( ̄▽ ̄)╭

短篇/魔道祖师

忘羡

大晚上的蓝忘机还在书房,魏无羡撑着头在外面等的有点无聊了。

“有了”
魏无羡突发奇想装鬼吓唬他,把头发散下来,拨到前面挡住脸,蹲在书房门口等蓝忘机出来。

然而魏无羡的影子暴露了。

蓝忘机出来时一脸镇定,好像早就知道的样子。

魏无羡身上散发出挫败感,蓝忘机叹了一口气,靠近魏无羡,把手拨开脸上的头发,蜻蜓点水式亲了魏无羡的嘴巴,然后走回房间。

还没等魏无羡反应过来,蓝忘机又折回来,“懵了?”蓝忘机牵起魏无羡的手,一起走回房间。

魏无羡捂着脸,糟了是心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