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野柒

对不起,退lof了

近周停更
刚开学有很多事要忙
见谅
会回来的

还有一天开学

“喜欢这东西 ,你捂住嘴巴它会从眼睛里蹦出来”
“屁,你哪里看出我喜欢你。”我看着他步步逼近,胆怯的退后反驳,语气中带有一丝紧张。“你别再过来....我...”
他笑了笑,“不喜欢我?干嘛替我准备这么多东西。”他撇了一眼旁边的桶和衣服。
“不,我不要开学,我不喜欢你”我慌乱的跑掉,躲在手机君后面。
他好像有点生气了,“你说什么,再给你一天时间,你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了。”

魔道祖师/突然变小怎么破(结局)

天亮起。

“蓝湛,我走了”趴在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沉闷的说了一句。

蓝忘机抓紧魏无羡的手,发现魏无羡又变回了小时候的样子。

“含光君,看我的小心心”稚嫩的声音把蓝忘机逗笑了。

……

“蓝湛,蓝湛”

恍惚间,蓝忘机听到耳边有个人在叫自己,手指头动了动。

眼前的视线模糊了许久才看清,“魏婴”

发出的声音沙哑低沉。

好在身边的人递了杯水过去,温热的水顺着喉咙滑下去,蓝忘机清咳几声,才舒服了好些。

“好点了吗”蓝曦臣在一旁出声。

“大哥,你怎么在这,魏婴呢”蓝湛不解的问。

蓝曦臣手中的动作停了一下,看着他说:“你不记得了?魏无羡他…”

想起了什么。

蓝忘机起身的动作愣住了,牵扯到伤口的痛也不及心头上的痛。

牵动嘴角无奈的笑了笑。

“原来不过是场梦”

我还以为你还在我身旁。




魔道祖师/突然变小怎么破(2)

此时的魏无羡大概五六岁的模样。

“嗯”魏无羡轻哼。

魏无羡嫌弃蓝忘机抱的太紧,不舒服的想要挣脱。

蓝忘机轻轻地拍打时安的后背,安抚他继续入睡。

“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怀里的小人儿伸出小舌头舔了他的喉结。

“蓝湛”

“魏婴……”蓝忘机看着却不能吃奈极了。

蓝忘机的手老实的抱着,魏无羡的小手在蓝忘机腰处摩擦,感受稚嫩的肌肤后往上摸去。

蓝忘机被他摸的撩起了火,额头上汗涔涔的,眼神恍惚,帮魏无羡盖好被子后,压了压身下。

“等你恢复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魏无羡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却闪着狡猾的眼神。

等蓝忘机出来时。

魏无羡都开始打呵欠,肉呼呼的小脸蛋睡得粉扑扑的,睫毛浓密如羽扇,小嘴微张,似乎还有口水顺着嘴角留下来。

蓝忘机用小手碰了碰他的脸颊。

两人相拥而眠。

昏暗的房间,隐隐约约的身躯,他微微仰着脸,额间的发被汗水沾湿,有汗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他眉头因快感而微皱,从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喘息。

“嗯…”

蓝忘机醒来看到魏无羡变回来了趴在自己身上。

“魏婴”

一吻结束。

“魏婴,你不会以为昨晚的事就这么过去了吧”
“蓝湛~”
“……”
“我说,我爱你。”

得,这事,又这么过去了。

魔道祖师/突然变小怎么破(1)

#特别短小
#有意长更

“喝,再来一坛酒”魏无羡倒在桌子上。

魏无羡在一次醉酒后突然变回了小时候的自己,醒来看到自己缩小的身体,“啊…这什么鬼”

“蓝湛!!!”蓝忘机向着他招招手,说:“过来”

魏无羡像是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摇摇晃晃地走过去,一不小心踩到裤脚。

“蓝湛蓝湛扶住我啊!!!!”魏无羡紧闭双眼。

蓝忘机一只手搂着魏无羡的腰,一只手的拇指暧昧的摩擦着时魏无羡的嘴,在耳边轻说:“喊什么,我这不是一直在吗”

魏无羡通红着脸,推开蓝忘机,“你起开”

蓝忘机咧开嘴笑了笑,半蹲下来说,“走吧”

蓝忘机托着他的屁股抱着他,魏无羡的胳膊绕在他脖子上,软嫩的嘴贴在他耳边轻轻地呼吸,丝丝缕缕的热气钻进蓝忘机的耳朵里。

“回家咯”

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身上,红唇微微靠近,贴上他的喉结,舌尖轻轻滑过,留下一点水渍。

“蓝二哥哥,你说我变不回来怎么办”魏无羡声音低低说,双手无助的抓住蓝忘机的衣领,整个人都依偎在他怀里。

蓝忘机拍了拍魏无羡的背,“怎么会呢”声音沙哑的说。

魏无羡眯着眼睛,双腿缠住蓝忘机的腰,哼哼唧唧的喊:“蓝二哥哥…含光君”
蓝忘机捏捏他的小脸:“魏婴乖,到家了”

魔道祖师#忘羡#

日常

早晨魏无羡睁开眼睛,转过身看到蓝忘机已经醒了,眯着双眼向蓝忘机索要亲亲。

蓝忘机伸出手捏着魏无羡的脸,宠腻的说“先去刷牙洗脸”

魏无羡嘟着嘴缩回被子里,“哼,蓝湛你嫌弃我”

蓝忘机把魏无羡从被子里扯了出来,在嘴角亲了一口,然后搂在怀里,在耳边说“乖,满意了吗”说完之后打开窗帘阳光透过玻璃打在魏无羡的身上,泛红的皮肤,让蓝忘机的喉结上下滚动。

蓝忘机感觉自己的皮肤有些发烫,赶紧起身,去厕所洗漱。魏无羡在床上看着蓝忘机急促的动作不由发笑。

出来时看到魏无羡正在换衣服,蓝忘机走过去,双手环住魏无羡的腰,解开带子,故意用前额弄湿的头发去蹭魏无羡的脖子。

用压低的嗓子说“怎么不睡了”,魏无羡转过身,与蓝忘机面对面。

盯着不说话。

1

2

3

魏无羡心里默念着。

蓝忘机用手盖住魏无羡的眼睛俯身亲下去,边亲边说:“一大早就这么诱惑我啊”

亲完之后整理魏无羡的领子,看着魏无羡还在愣神,“怎么?以后少看点段子。”

被推进浴室的魏无羡摸着自己发烫的脸,心里疑惑:蓝湛他怎么什么都知道,以后还怎么调戏他啊。

整理好出来后看到蓝忘机不在房间里,边走边喊:“蓝二哥哥,蓝湛,含光君??”听到声音的蓝忘机拿着锅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欸,我在”

魏无羡从楼梯上下来就看到桌面上准备好早餐,“蓝湛,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做好准备开动的手势。

蓝忘机洗好手把脸凑到魏无羡旁边,“不来点奖励吗”指了指自己的脸。

Mua~

蓝忘机这才坐下和魏无羡一起共用早餐。

吃完后,魏无羡躺在蓝忘机的怀里坐在沙发上消化,魏无羡刷着手机说“蓝二哥哥,今天你都不说爱我了”

蓝忘机把手机抢走,将魏无羡压在身下,挑着眉看着他,“今天不说情话,只想把你压在身下”然后一阵狂亲。

“你想听什么情话”
“我想听你喘”
“不正经”

说完之后又亲上来,在魏无羡的耳边喘着气,说“我爱你”。







魔道祖师/迟来的祝福/

每天都是七夕

“蓝二哥哥,你知道七夕节吗”魏无羡躺在蓝忘机的怀里,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蓝忘机点了点头,“书上写过。”

“那蓝湛要收下我这颗小心心吗”魏无羡往蓝忘机怀里蹭了蹭。蓝忘机移了一下位置,让魏无羡靠的舒服些。

轻声在魏无羡耳边说“别闹”。魏无羡自己唠叨着七夕节的故事,蓝忘机看着手中的书,时而点头示意自己在听。

不久,魏无羡的声音越来越小声,蓝忘机转过头看到魏无羡嘴巴微张,眼睛半眯着。

连打了几声哈欠。

在魏无羡迷迷糊糊间,蓝忘机把手中的书放好,抱起魏无羡回到房中。

“蓝湛”魏无羡口里说着梦话。

蓝忘机宠溺的笑了笑,帮魏无羡盖好被子,伸到被子里摸魏无羡的手,牵住。

在魏无羡耳边小声的说,“宝贝,七夕快乐”。然后在嘴角亲了一口。

晚安

【朝俞】 给你宇宙(一)

柒染:

#七夕贺文
#ooc一点点,不加盐
#时间线为大二
#地址和车程编的,绝对是编的!(你还有理了)
#设个贺朝情敌方能增进感情

转眼间,两人已从东西楼大佬变为了清华双杰,谢俞念旧,总是在心中默默感叹。甚至有些……怀念。
贺朝作为二十四孝好男友,自然看出了谢俞这几乎不外露的心思。当即在高中同学群里喊话聚会。

QQ

贺朝:高中毕业后就没聚会,聚聚?
许晴晴:好啊好啊!
刘存浩:我作为班长居然忘了……
万达:在哪聚?
贺朝:二中附近的立阳街?
万达:行,朝哥说什么都对。
刘存浩:达子你这马屁拍的……
徐静:什么时候去?
贺朝:今天吧,现在才八点。
罗文强:刺激,正好过几天就开学了,我要好好浪。
谢俞:嗯。

“小朋友,走吧?”贺朝拉过谢俞的手,把手指插/进他的指缝。
谢俞没答,却勾了勾手指把贺朝的手攥紧了些。

从两人住处到立阳街距离不是很远,坐车大约一小时就能到。
谢俞一如既往的挑了最后一排的角落坐下。贺朝在他左边坐下。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松手。
谢小朋友没多久就睡着了。
贺·模范男友·朝 怕谢俞不舒服,长臂一伸把谢俞揽到了怀里,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睡吧。”
声音和动作都十分轻柔,仿佛他抱着的是一件易碎珍品。
仿佛弹指一挥间,就到了立阳街。贺朝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快,他还没欣赏够小朋友软软糯糯的睡颜。
“小朋友,醒醒,到了。”贺朝顺势吻了吻谢俞的耳垂。
“哥……?”刚睡醒的谢小朋友像一个软软的棉花糖。贺朝觉得自己又……勃了。
“到了,走吧。”贺朝勉强压下欲火。
“嗯。”谢俞有些摇晃的站起来,捏了捏贺朝修长的手,拉着他下车。
贺朝:我家小朋友……太tm可爱了吧!!!
鼻腔一热,回应了他的想法。
“……槽。”

朝俞两人是最后到的,被刘存浩调侃道:“果然大佬都是最后到的。”
朝&俞:“……”

三十几号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个午饭,在许晴晴的提议下玩起了经久不衰的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轮就抽到了谢俞。
以前和谢俞玩游戏总是吐槽“游戏体验极差”的许晴晴感叹风水轮流转,开心的想旋转爆炸。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晴哥八卦时间到!谈恋爱了吗?”
“谈了。”
“哦~~~”三班人开始了起哄,一如当初。

第二个“幸运儿”贺朝。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面无表情的谢小朋友问。
“要玩就玩刺激的,大冒险!”
“拜托拜托!让我来!”许晴晴可怜巴巴的道。
“嗯。”反正谢俞也没想好。
“亲一下在场的一个男生!”
“哇~~~”
刘存浩:“这次玩的大,不过我喜欢!”
贺朝当机立断的左转,面对他的小朋友。
“可以吗?”您的好友 贺·明知故问·朝 已上线。
“……嗯。”
这次的亲吻不同以往,只是一个淡淡的,包含爱意却又蜻蜓点水般的吻。
“哦-----”
罗文强:“这算承认关系吗??!”
许晴晴:“算吧!”
万达:“我的天吹爆!”
“好了好了,继续吧。”贺朝吻完后满面春风。

这次转到的是三班以前默默无闻的女生,成绩中游,长相一般,胆小怯弱,导致毕业了谢俞也没记住她叫什么。

“额……”贺朝显然也忘了这位同学的名字,一时有点尴尬。
“可以叫我小、小时。”
“啊小时同学啊,那个……”贺朝高中是并未和她说过话,向许晴晴透出求助的目光。
“额那个,小时啊,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真心话。”
“在场的几位男生中有你喜欢的人吗?”
“有。”
由于三班没几个人和她讲过几句话,起哄也不好起。
“下一个下一个!”许晴晴缓解道。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罗文强成为下一位幸运观众

“真心、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吧。”
“我来我来!”万达道,“高中时得到的最劲爆的新闻!”
“额……朝哥和俞哥给给的?”
“哇塞,现在听到莫名有种坐实的感觉。”



游戏在或欢快或尴尬的气氛中度过。


“我们去唱k吧!”
“好啊!”
“臣附议!”

在许晴晴的提议下,终于开始了聚会必不可少的唱k环节。

“我、我想先来。”小时说。
音乐缓缓露出,是一首《靠近一点点》。
一曲罢,小时红着脸道:“谢俞,我喜欢你!”

贺朝:“……”
谢俞:“……”
许晴晴:“……”
徐静:“……”
万达:“……”
罗文强:“……”
刘存浩:“……”

“我脱单了。”
时礼愣了愣。
“我男朋友,贺朝。”
万达:“终于公开了啊啊!可以把独家专访给我吗?”
罗文强:“孩儿们你们终于承认了啊呜呜~”
刘存浩:“我们仨当初帮你俩瞒的辛苦啊呜呜呜~”
许晴晴:“我c,老娘的少女心!”
徐静:“好浪漫啊。”

台上的时礼进退维谷。

“我和老谢……来一首?”
“好!”真·三班其余同学·凑热闹不嫌事大

贺朝牵过谢俞的手,笑的灿烂:“唱什么?”
“《给你宇宙》。”

Like a star ,远远把我照亮。

朝俞 关于吵架

柒染:



#系列文
#滴!滴!欧欧西预警
#贺文(给一个很奇葩的东西)
#有一点bug
#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
#专注发糖


一大早,贺朝便拉着行李箱去了公司。
“怎、怎么了老板?”秘书小刘战战兢兢的问。
“吵架了。”
“啊?”印象中老板和他的男朋友谢俞两人好的不得了,上次吵架还是在三个月之前,吵了两个小时就和好了。不过这次看来好像严重很多。
“哦……”由于“别人家事不多问”的职场生存法则,小刘很识相的没问。
却不料贺朝主动和她抱怨:“昨天有个饭局,我就没回家陪他吃饭,晚上不到9点就回家了。他为什么回去后就对我爱答不理的?”
昨天……好像是这个祖宗的生日……
小刘默默想到。
昨天一整天贺朝都很忙,谢俞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没有进行什么撒娇卖萌耍赖的手段让贺朝陪他。从小刘这看了看贺朝一天的行程,然后订了个蛋糕,给贺朝发了个微信让他晚上六点之前回家。然后……然后贺朝光荣的把手机落在了会议室,临时接了个饭局。再然后……看来直接到了扫地出门。
“贺总,昨天……是您的生日……”
“哦,对啊!”贺朝从椅子上弹起来坐正,一拍脑门:“我忘了!难道小朋友给我准备礼物了?”反应过来的贺朝一脸生无可恋。
昨天回家后,谢俞锁了卧室门,任他怎么敲门认错就是不给开。最后来了一句:“跪榴莲和分手,你选。”
贺朝当时也有些生气,从更衣室拿了几件衣服塞到行李箱里就去睡宾馆了。
现在想来只想呼自己几巴掌。
贺朝夫斯基不淡定了,一点没有身为老板的自觉的翘了班,开车回家。
回家开门的时候,意外的发现指纹还能开,就是说小朋友气消了没删他指纹?
贺·戏精·朝开心的想原地飞升。
开门后,家里空无一人。
不正常,很不正常。
今天是周六,谢俞不值班。
太不正常了。
贺朝强迫自己淡定下来,给谢俞打了好几个电话。
“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贺朝完全不淡定了。
“喂,您好,是梅姨吗?我是贺朝,那个,谢俞在不在你家啊?”意思不过是:谢俞在不在黑水街?
“不在啊。你俩怎么了?闹矛盾了?”
“啊没有没有,那个……他说要去给您买礼物呢,也不知道现在去哪了。哎,看见了看见了!”
“谢俞那小子,哈哈。”梅姨豪爽的道。
“那行,梅姨我们今天还有点事,礼物改天给你啊,拜拜。”
挂了电话,贺朝当机两秒钟,又给顾女士打了电话。
“喂,妈……”
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女士火急火燎的打断了。
“小朝啊?我正想给你打呢!小俞他刚刚突然回来了,一句话也不说就到卧室去了,还把门锁了。你们是不是……有事?”
“妈你别担心,就是,就是……”
“小朝,你是不是折腾他了?他脾气不大好,你可千万别生气啊,真是的,折腾一下就来了……太不让人省心了……”
“……”
贺朝觉得有点上年龄的顾女士可能误解了什么。
不过知道了小朋友的踪迹后,贺朝便一路飙车去往钟家。

钟家

“呵,和你男朋友吵架了?”钟杰冷笑着与谢俞对持。
“关你屁事。”谢俞现在有些后悔,正暴躁着,钟杰还往他枪口上撞,差点就一拳头上去了。
“来给你秀秀我和我男朋友的恩爱。”钟杰说着打开了手机相册,从里面调出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沈腰潘鬓,眉眼见全是柔情的盯着右边的钟杰。
如果是别人,谢俞真的动手了,但照片上那个男人……是贺朝。
谢俞一时间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这张照片是他们高三毕业的时候一个学妹偷拍的,当时没照上的、贺朝含情脉脉注视的人,就是他谢俞。
“看到了吗?现在最成功的企业家贺朝!认识吧?比你的小男友好了不知道多少呢。”
“嗯。”谢俞忍不住低下头笑了。
钟杰权当他是自卑了,继续夸贺朝,把贺朝夸成了个二十四孝好老公,说了五分钟,一个词都不带重复的。
谢俞忽然很想知道钟杰看到他口中的“你的小男友”
就是贺朝时的反应。

微信

--钟家。
--我错了小朋友(シ_ _)シ……我现在在门口,能给我开门不?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贺朝获得谢俞好感+100)

谢俞三步并两步走到门前,打开了大门。
“对不起。”贺朝冲上来抱住他。
“松手。”
“我错了。”贺朝乖乖松手,低头站着。
“过来。”谢俞伸出手,贺朝一下攥紧跟上。
谢俞把贺朝带到一脸懵逼的钟杰面前,用下巴指了指钟杰还没来得及关上的照片。
贺朝:“……”
“傻逼,”谢俞对着贺朝道,“怎么回事。”
贺朝也知道谢俞不过是想玩玩,但这……真的是道送命题。
“这……当初有个女生想让我扫码,我没让她扫,现在看来是个男生啊。”
一箭双雕。完美。
“噗。”谢俞没说什么,转身走向钟家大门。
“那个,妈呢?”
“有事出去了。”
“哦……谢俞,我回去就跪。跪什么都行,洗衣板键盘榴莲,跪方便面不准碎都行,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傻逼。”真不会安慰人。
谢俞想着,不禁笑了。
“原谅我了?”贺朝一把抱住谢俞。
“嗯。傻逼。”
“哎,傻逼听见了。”抱着谢俞的手紧了紧,“傻逼爱你。”

朝俞家

“小朋友,你到底为什么那么生气啊?”贺朝揉了揉躺在他腿上的谢俞柔软的发丝,问到。
“管你屁事。”小朋友把头往贺朝腹部埋了埋。
才不会和你说本来打算晚上做的时候穿女装。

魔道祖师

和男朋友的同居生活#
短篇#

蓝忘机 魏无羡

“蓝二,你看到我头绳了吗”魏无羡扎好了头发却找不到固定的头绳,一只手把头发稳住,另一只手在床上摸索着。

“柜子上”蓝忘机看着手中的书头也不抬的回答。

“还真是”魏无羡绑好头发坐在蓝忘机对面。

“蓝二,你怎么知道放哪的”魏无羡撑着头,摆弄着手里的书。

“因为关于你”

魏无羡奖励蓝忘机一个亲亲。

金凌 蓝思追

蓝思追大晚上被冻醒,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皱着眉看着金凌把所有的被子抢去,试图扯回被子,金凌不耐烦的翻了个身,被子被压的更多了。

“没办法了”蓝思追从沙发上拿来了小被子,盖不住脚只好缩成一团。

第二天,金凌看到蓝思追打着哈欠,就问:“昨天睡得不好吗”

蓝思追看着金凌小心翼翼的眼神,把手搭在他肩上说,“哪有,睡得可舒服了”

然后每天床边必备小被子。

薛洋 晓星尘

“道长,你说我刚刚唱的好听吗”薛洋带着期待的小眼神望着晓星尘。

“好听好听”晓星尘配合的拍拍小手,转过身偷偷把耳中的棉花取下。

以前不知道薛洋一开心就唱歌啊,而且还唱的惊天动地。这是他今晚的第十首了。

“阿洋,今天什么喜事啊”晓星尘怕薛洋伤喉咙,拿了一杯温水过来。

“没有啊,每天能看到道长我超开心的”

然后又开始飙歌。

晓星尘觉得堵住他嘴就可以了,偶尔牺牲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

“阿洋别唱了,过来睡觉吧。”

晚安~